• 学院主页
  • 信箱
  • 捐赠
  • 常用资源
  • 旧版网站
  • English

科研动态

首页 - 教师与研究 - 科研动态 - 正文

万钢谈我国科技发展水平:基本形成跟跑 并跑 领跑三者并存格局

  • 发布日期:2014-06-17
  • 点击数:
 


(来源:中国科技网)
我国与国际先进技术水平的差距是在扩大还是缩小?中国科技发展形势究竟怎样?
“国内外的判断既有唱好的,也有唱衰的。”在日前召开的第五届全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联席会议上,科技部部长万钢谆谆告诫1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科技发展战略与政策研究人员:“如何客观冷静地分析判断我国当前科技发展的真实水平,直接关系到我们对未来发展的安排和部署,也是战略研究者需要深入研究并予以回答的问题。”
中国创新能力处于第二梯队
近日,由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(以下简称“战略院”)编写的《国家创新指数报告2013》新鲜出炉。报告显示,2013年我国国家创新指数排名在全球40个主要国家中升至第19位,比上年提高1位。其中知识创造能力和创新环境指标排名持续上升,创新资源和企业创新指标排名保持不变,创新绩效指标排名有所下降。
“中国创新能力进一步增强,超越了处于同一发展水平的国家,继续领跑金砖国家。”战略院统计所副所长宋卫国指出,这突出表现在创新资源投入持续增加、创新环境显著改善、知识创造成果丰硕等方面,这些有利因素预示未来中国创新能力的提升潜力仍然较大。
但不能否认的是全球创新格局并未发生明显变动,不同梯队国家之间仍然存在短时间内难以跨越的创新鸿沟。“中国处于竞争最为激烈的第二梯队,创新发展仍在中途。”宋卫国指出,虽然中国创新活动规模已经位居世界前列,科技投入产出的增长率也全球领先,但创新基础仍比较薄弱,如中国最近20年的R&D经费累计投入量,不及美国最近2年的累计量,也少于日本最近4年的总投入。
万钢认为,战略研究者要注意从指标分析中发现问题,并找到政策着力点。例如企业R&D经费占全社会的比重已达到76%,但企业R&D经费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仅为0.77%;国际科技论文数量居世界第2位,但篇均被引证仅6.9次,远低于10.7次的世界平均水平。“这要求我们更加关注并制定有关政策,强化导向,激励论文质量和国际化水平的提升,引导企业加大创新投入等。”
“跟跑”“并跑”“领跑”三者并存
在本世纪初制定《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》时,科技界对我国科技发展水平总体评价是全方位落后跟跑。那么,经过十年发展,我国科技发展现状如何?
万钢对此的评价是——基本形成了跟跑、并跑、领跑三者并存格局,仍以跟跑为主。
“自《规划纲要》实施以来,我国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整体缩小。”战略院研究员杨起全分析,目前我国技术水平在国际上处于中上位置,但在国际技术竞争中处于相对落后阶段。
同时,深度调查表明,我国基础研究成果不能有效转化为优势技术,同时我国从知识到技术到产品的创新能力与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。
“用开放思维看待各种评议”
面对我国科技发展整体看好,但不乏深层次隐忧的状况,万钢认为,要用开放思维看待各种评议,客观、冷静看待我国科技发展的领先与差距,理性评判“跟跑、并跑、领跑”并存现象。
“国内外那些捧杀我国科技水平的观点,关注点主要集中在我国‘并跑、领跑’的技术;那些唱衰我国科技发展水平的观点,主要是看到我们很多技术长期处于跟踪状态。”
万钢分析,“领跑”意味着已走在世界技术前沿,但又很难看清未来发展方向,很容易走弯路,相比“并跑、跟跑”难度更大; “并跑”面对的竞争很激烈,重点在于考虑什么时间能实现弯道超车;对于“跟跑”的技术,在密切跟踪的同时要考虑跟的方向还对不对、是否还要继续跟踪等等。
“在实现赶超的过程中,我们应有大国心态,抱着开放的态度,自信、不卑不亢地理性学习。”万钢举例,经常有人说“我国每年从国外进口芯片所花的钱,已经超过进口石油的金额”,但也要辩证地看待这种现象,“进口国外先进技术、先进产品并不可怕,还要看我们出口了多少?重要的是慎重选择需引进的技术、重视技术引进消化吸收的自主性、重视自身技术能力的长期积累。”
“对待‘跟跑’、‘并跑’、‘领跑’的态度,不应仅凭技术的先进性或其他国家的看法,而且还遵循市场发展的逻辑,与此同时,在现有技术基础上通过集成创新、商业模式创新也可以有很好的创新绩效。”万钢强调。
“实现赶超不可能一蹴而就,也不可能一帆风顺,我们既不能盲目自大,也不能妄自菲薄、人云亦云,要有超阶段性思维,做出理性判断。”万钢希望科技战略研究者能静下心来,用客观态度和探索精神、前瞻意识和改革勇气,针对问题,提出建设性政策建议。